《老邱的官司》——贏了官司卻遭遇“執行難”
  牡丹江愛民區法院表示:法律面前不一定人人平等,市政府設門檻阻攔不讓辦
  央廣網北京1月23日消息(記者馬文佳)據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道,家住黑龍江牡丹江市的邱先生向央廣新聞熱線4008000088反映說,三年前他打贏了一場欠債不還的官司,但是牡丹江愛民區法院一拖再推,擔保房產卻遲遲不能依法受償,在各個部門來回討說法的過程中,他被告知,當地政府暗地裡違規干預法院執行裁定。

  牡丹江建設醫院現狀

  牡丹江建設醫院現狀——被拆損的病房
  在近期召開的中央政法工作會議中,習近平總書記強調,禁止幹部以權壓法,建立制度追究幹部干預司法,以最堅決的行動掃除政法領域的腐敗現象,堅決清除害群之馬。
  中國之聲記者馬文佳和實習記者於晗,全程記錄了邱先生遭遇的法院消極執行和當地政府“以權壓法”的過程,法院及信訪部門相關負責人的言語中透露出的對法律的蔑視令人瞠目。
  老邱打贏了官司,抵押房產卻變成“鬼屋”
  家住黑龍江綏芬河市的老邱今年51歲,頭髮花白,藥不離身。他說,三年前的那場官司,徹底改變了他的生活。而事情的起因,就是借錢。借款人陳伯明是牡丹江建設醫院的院長,也是法人。老邱與陳伯明簽署了《借款協議書》,並辦理了《房屋他項權證》等手續。從親戚那裡湊了350萬,加上另外兩位貸款人,一共借給陳伯明650萬。但是沒想到,不到半年,陳伯明就不再還錢。老邱無奈之下,向牡丹江市中級人民法院提交了一紙訴狀。
  2011年3月份就在中院起訴了。調解完之後,7月8號在中院下達了執行裁定。
  因為借款時辦理了全套手續,老邱的這場“欠債還錢”的官司可以說贏得沒有懸念。接下來就是法院對抵押房屋進行查封、評估以及拍賣等流程。由於抵押物最初由牡丹江市愛民區法院先行查封,按照法律規定,案件就由牡丹江中院轉到這裡執行。可沒多久,老邱突然接到通知說,已經被查封的房子被人毀壞了。
  被執行人一看這個評估要進入強制執行了,氣急敗壞的就把樓給拆了。這房蓋也抽走了,窗戶、門全卸掉了,屋裡的設施全倒空了。

  牡丹江建設醫院現狀——被破壞的房頂房頂
  牡丹江愛民區人民法院遲遲不協助老邱辦理過戶手續
  老邱說,當時公安部門也抓捕了陳伯明,但也不知什麼原因,沒幾天就放了。他當時顧不上別的,只求能了結官司,把親戚朋友的借款還上。可沒想到,這個已經打贏了的官司,往後的路越走越艱難。
  第一次評估完以後,法院遲遲不給拍賣。2012年5月份說這個報告做錯了,後來要求重新評估,然後七八個月的時間就白白的浪費了。2013年3月22號拍賣,拍賣過程中就流拍了。從擔保、評估、拍賣一直到這些流程,全部都是按法律流程走的,而且走的很艱難,受的那些苦就不用說了。
  2013年6月8號,老邱終於收到牡丹江市愛民區法院的《執行裁定書》,其中裁定:申請執行人可持本裁定書到有關機構辦理相關產權過戶登記手續。可以說,老邱拖了三年的官司終於進入最後一步。但是,愛民區法院卻遲遲不協助他辦理過戶手續。
  按法律規定是6個月執行完畢,他執行近3年。為這個事往法院跑了得有五六十趟,電話打了也有三百多次。一直就是明天、快了,一千多個明天,一直就這麼推。
  愛民區人民法院:法律面前不一定人人平等
  “欠債還錢,天經地義”,更何況法院也出具了相關《執行裁定書》,可具體執行工作一直不能進行,究竟是卡在哪了呢?作為辦案人的牡丹江愛民區法院執行局副局長劉金君告訴老邱:想要執行,得去找政府。
  老邱:這個事主要是誰不讓啊?
  劉金君:一個是市委,一個是市政府,兩家都不讓。
  這讓老邱一下子糊塗了,明明在法院打官司,執行裁定也下了,為什麼現在政府反而來跟法院說不能執行呢?在老邱的一再追問下,愛民區法院執行局局長史國華做出了這樣的解釋:作為現任院長的陳伯明將房屋產權抵押,但是其中還涉及醫院改製之前職工安置的遺留問題,所以目前法院只能等政府的指示。
  史國華:現在市裡面要給我們下個東西,信訪局要給咱一個指示。
  老邱:職工多少跟辦抵押擔保一點兒關係都沒有啊。
  史國華:一點關係都沒有,法律就應該嚴格按照法律規定辦。但是,咱們國家就這個特色,畢竟現在市裡已經明確說了,沒辦法。
  老邱: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這也不平等啊。
  史國華:這事你說的太對了。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物權法》第一百七十九條規定,抵押權是債權人對債務人或者第三人不轉移占有的擔保財產,在債務人屆期不履行債務或者發生當事人約定的實現抵押權的情形時,依法享有的就該抵押財產的變價處分權和優先受償權的總稱。老邱的官司既然有法可依,為什麼還是遭遇了“執行難”?
  愛民區法院執行局局長:不聽政府的,啥官也別提了
  臨近年關,距離牡丹江市愛民區法院發出《執行裁定書》已經過去二百多天,老邱和老伴再次來到愛民區法院。執行局局長史國華對老邱說,現在還是政府攔著,從各方利益考慮,法院不可能給他辦過戶。
  史國華:法是為誰服務的,為統治階級服務的。統治階級是誰呢?
  老邱:人民啊。
  史國華:怎麼是人民呢?統治階級不是黨麽,那你最後聽誰的?我現在法院歸區政府管,現在想當院長,還不是人家說的算,你違背人家(政府)的意志你就啥也別提了,你就去看大門去。
  老邱一家接著跑到牡丹江中級人民法院,向負責信訪工作的執行庭副庭長張微,反映愛民區法院消極執行的情況,而得到回答卻是:無能為力。
  你們作為債權人,作為抵押權人,走到哪,你們的權利肯定會保護的,是沒問題的。現在沒有去辦過戶手續,法院是因為市裡面明確告訴法院,這個案件暫時先別過戶。我們肯定要受黨和政府領導。
  牡丹江市信訪局:市委領導法院、檢察院,不服接著告
  最終,老邱決定去趟牡丹江市信訪局問個究竟,負責接訪的工作人員在瞭解完情況後,明確告訴老邱:國家有規定,政府不能“以權壓法”。
  工作人員:我們管不著人家。法院在誰的監督之下?在人大,國務院明文規定。我們要干預,那不跟全國人大常委會和國務院背道而馳嘛,給你個膽兒也不敢啊。
  這些道理老邱聽得明白,既然國家規定司法獨立、政府無權干涉?那為什麼法院還要一拖再拖呢?就在這時,牡丹江信訪局督查科一位王科長翻出一份會議紀要,對老邱說:市委、市政府的確在過問這件事。
  王科長:這是牡丹江市委常委會的辦公紀要。關於建安醫院,向中級人民法院發文,要求法院在執行被法院查封的資產中優先清償企業拖欠職工的各種待遇。我這是把市委的決定傳達給法院。
  王科長接著對老邱說,法院執行過戶,也得經過信訪局的同意。想要當下就把過戶手續辦了,老邱要拿出400多萬,先把職工安置好。
  王科長:你要想這個合理的解決,你就拿出來一部分錢替職工安置。一開始才200多萬,現在到今年的年底了,達到430多萬了。法院去執行的時候,我們也得跟房產部門打招呼,你肯定得給職工割出來一塊。
  記者:法院都有判決了,為什麼具體執行就和判決不一樣呢?
  王科長:法院、檢察院都在市委的統一領導下。
  記者:可是這個和物權法也不一樣啊?
  王科長:那你就起訴政府,告市委唄。
  聽完番話,拿著一疊法律文件的老邱怔住了,許久,他紅著眼睛問:贏了官司,法院不給執行讓去找政府,現在政府又讓回法院告市委,這究竟是錯在哪了呢?
  我五十多歲了,從來不願掉眼淚…這個樓是抵押財產,被執行人給扒成這樣,我的外債都是親屬拼湊的,一輩子也還不上了,活著還不如死了好受…
  在近期召開的中央政法工作會議中,習近平總書記強調,司法機關是維護社會公平正義的最後一道防線。各級領導幹部不要去行使依法不該由自己行使的權力,更不能以言代法、以權壓法、徇私枉法。要以最堅決的意志、最堅決的行動掃除政法領域的腐敗現象,堅決清除害群之馬。老邱遭遇的法院消極執行、政府以權壓法的問題,究竟將如何解決?中國之聲將持續關註。  (原標題:贏了官司遭遇執行難 法院:法律面前不一定人人平等)
創作者介紹

韓國服飾

vw88vwnyg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